当前位置:康随网>文化>他一个人扛起宋代草书大旗,却被元代书家骂“笔法至此大坏!”

他一个人扛起宋代草书大旗,却被元代书家骂“笔法至此大坏!”

2019-11-17 14:53:24
阅读量:3689

 

书法网总编辑文怡池

黄庭坚(1045年8月9日-1105年5月24日),字鲁直,谷道长,福翁,洪州汾宁(江西省九江市)

在一篇文章中,邱振中先生给了宋代书法家黄庭坚这样一个位置:

“宋代在草书发展史上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而且,这个地位几乎是由一个人凭借自己的力量创造出来的——他就是黄庭坚(1045-1105)。”

根据我的翻译,这段话是“黄庭坚用一个人的力量扛住了宋代草书的旗帜!”事实上,只有山谷里的老人才能在两宋之间写草书,并以草书在后世书法界大放异彩。

在这方面,黄庭坚也很了解自己。他在《玄奘诗后记》中写道:“士大夫近年来很少获得古代方法...几百年来,只有张长史、永州疯和尚怀素和其他三个人意识到了这种方法...他的口气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直接把自己与唐代两位草书大师张旭和怀素相提并论。

这个词一定在当前的通信环境中引发了激烈的攻击!幸运的是,在宋代没有微博、微信或微标题。据估计,当时只有少数人能看到黄山峡谷的最大吹嘘。这些人中一定有苏东坡。黄庭坚和苏轼相隔八年。在两个朋友之间,老师和朋友。以下故事证明了这一点:

宋增明行《独自醒来杂志》第3卷:

东坡说:“虽然鲁直(黄庭坚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他的写作风格有时过于单薄,像一条挂在树梢的蛇。”

谷说,“我不敢轻视公众的话。然而,我突然觉得我太肤浅了。这也很像一块石头压死了一只蟾蜍。”

两个男声大笑,深入其病中思考。

黄庭坚的书法不仅受到宋代苏东坡的批评,也受到宋四家人米菲的批评。他的堆谷书法对“鲁直描摹文字”有五个字的评价

黄庭坚对书法的推广不仅自信、自吹自擂,而且善于讲故事。这种技巧在整个宋代乃至后世书法家中是无与伦比的。我在此摘录两段作为见证:

第一个是:“在西安路的船上,我观察了许多年的划桨,我看到许多小团体拉出划桨。我觉得我取得的进步较少,我对我所获得的感到满意。我需要用一支笔。”

第二:“我住在开元寺,我住在一寺厅。我可以看到这个国家。每次我在这里种草,我似乎都得到国家的帮助。

这个故事可以说是如此精彩,以至于不可能把一千年的历史抛在脑后。

在元朝政权更迭的一瞬间,各方早早就把黄鹤带去了,也不用太顾忌说话,这一次著名书法家西安虞书就跳出来,严厉批评了黄庭坚的书法:

山谷草书的风格太糟糕了,不能再重复了。

这句话够残忍的了。当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从我的姓氏中猜到这个西安·虞书先生是一个少数民族的野蛮人。他是不是出于嫉妒、嫉妒和对我的同胞国家的仇恨而说了这么残忍的话?后来,我发现我用一个小人的心来对待一个绅士的肚子!榆阳(今天津冀州区)说,仙玉树原籍金代德兴县(今张家口涿鹿县),出生于汴梁(今河南开封),汉族,多为(今北京)人。

《仙女书》对黄庭坚书法的最初评论如下:

“张长史、怀素、高仙都是好草书。漫长的历史过去了,时间超越了法律。怀素遵守古老的法律。高贤的笔很粗,十到六七只耳朵,对山谷来说是个大坏蛋,没法回答”

哦,天哪!这位老人似乎不仅对山谷老人的书法有很高的评价,而且对这篇短文也有很高的评价:张旭、怀素和高贤。山谷里的老人估计他不会太生气,不会读到坟墓下面的这句批评性的话,但他可能不得不微笑。还有什么?一是我不是唯一被责备的人,可以说,我并不是唯一被责备的人!两人能够与张旭、怀素、高贤等平起平坐也是值得的。这不仅值得,也是一种极大的荣誉!

当然,能够一起骂张旭、怀素、高贤和黄谷的仙玉树绝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有一个比他更出名的朋友,赵孟福,他曾经对仙游树有很高的评价。

“我和我的同学姬伯写了草书。姬伯走得太远了,追不上他。姬伯已经去世了。这个世界被称为仆人能力书。所谓的无佛之地就是你的尊重。”

本文中的“姬伯”是仙游树的名字。

事实上,从书法风格来看,仙游书和黄庭坚应该是同一个家族。这两部作品都主要借鉴了两位国王的风格,对唐代李北海的书法创作有很大的借鉴意义。这应该是又一首流行的诗:

这是同一根,炸得太快了!

书坛的世仇是什么时候?你对过去了解多少?不用担心,我们可以简单地梳理黄庭坚草书的风格形成及其对后世草书风格的影响。

草书的真正发展是在盛唐时期完成的,特别是以野生草书的成熟为标志。众所周知,唐代书法创作具有法家特色。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唐代法家主要指以唐凯为代表的书法。事实上,这样理解是错误的。草书比楷书更严格,甚至比楷书更严格。草书注重笔法、节奏、线条和结构在流动过程中的丰富变化,这成为草书不易改变的规律。黄庭坚无疑十分欣赏和追求唐代草书,尤其是对唐代草书的两位代表人物张旭和怀素而言,他们说:“我必须隐瞒真相(怀素),在杨修的家里告诉自己。在观察了几天之后,当我写作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不一样。”山谷里有谁?凭借他的悟性和才华,他完全秉承了唐代草书的精髓,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这个山谷毕竟是一个山谷,它怎么可能一直在别人下面爬行呢!黄山谷的草书改变了唐朝的草书书写方式。写作速度减慢,在写作过程中略有下降。有时,在写作过程中,连续的线条又被抛弃了。相反,这个空间是用跳跃和摆动的技术来操纵的。因此,唐代的整体风格和草书呈现出全新的面貌。“草书的方法现在又变了”(姜夔的语言)。黄庭坚的草书比唐代怀素、张旭的笔触和线条略少奔放。然而,他作品的整体构成和单个词语的空间结构呈现出宏大的格局和意想不到的变化,这在唐代是前所未有的。

黄庭坚草书七言诗

随着书法向宋代的发展,楷书已经成为所有书法技巧的基础。所以从宋代开始,特别是从黄庭坚开始,人们以行书的形式书写草书。这来自一个根深蒂固的概念:“书法是为书法而准备的,书法溢出后变成草书。”(苏轼)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今天。黄庭坚放弃了唐代草书无拘无束的节奏,在写作过程中,他更加注重行书的笔法。在他的草书作品中,他经常看到长长的画向四面八方突出。这一特点与他行书的书法风格相统一。

黄庭坚草书《廉颇林相如传》

黄庭坚的草书在词与词之间的衔接上有自己的特点。上下两个词的组合经常形成错位的空间,然后这种空间与相邻的两个词穿插在一起,形成一种全新的构图布局。他还经常压缩单字结构的某些部分,使其他空间显得特别稀疏,从而形成作品中密集节奏的变化。在朱云明等人的草书作品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相邻文字之间的相互渗透。整个草书作品的视觉感应该来自黄庭坚的影响,而明末清初王铎草书中齐的连续流畅组合所形成的相对夸张的空间开合也应该来自黄庭坚草书的手法。

黄庭坚草书《杜甫送贺兰奓诗》

“赵薇展颜”对黄庭坚的诗歌创作评论道:“山谷之美在于它开始时没有任何理由,结束时没有任何理由,大如椽子,变得像龙和虎,放弃一切,只谈本质。每次我接管一个地方,它会跨越数千英里,彼此之间没有联系。对我来说,思考这个问题是不寻常的。”虽然这是黄庭坚的诗,但用它来写书法当然也很合适。

黄庭坚草书《颜师古友兰颂》

邱振中先生在他的早期文章《草书三题》中写了黄庭坚的草书。我想引用他的结束语来总结这篇文章:

在草书史上,黄庭坚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一个漫长的时代。他的影响很难描述,因为他是一个初学者,也是一个优秀的原创者。他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惠泽,但他从深层次影响着人们的宪法原则。然而,正是他用自己的形象阻挡了人们对唐代狂草的真正理解。也许,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直到人们能清楚地看到他的意义和局限性。

上海时时乐 快乐赛车app 优博国际

© Copyright 2018-2019 fit-tone.com 康随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